咨询热线:+86-0797-5715268
手机:13807077607
产品分类
当前位置:主页 > 视频中心 >
左派如何看待知识产权
发布日期:2019-12-15 浏览次数:666
前不久做了个测试题,经济立场和文化立场双左的小左棍来回答一下。单论我的立场是,著作人身权比著作财产权重要得多得多,如果可能的话,侵犯著作财产权赔多少,我不管,我希望肆意侵犯著作人身权单独入刑。反倒是知识产权的财产权部分,在一些发达国家,尤其是欧美,已经到了矫枉过正的程度了。当经济学家讨论知识生产的时候,最核心的论据就是知识极高的外部性,当一项知识被分享到整个社会时,整个社会都会因此收益,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要给予知识的创作者足够的正的转移支付,来保证创作者有足够的创作动力,也就是知识产权法规对他们的保护。同理,创作不止直接带来物质财富,还带来精神财富,那么对于创作者的尊重、自我实现的保障也同样重要,这是我推崇著作人身权的理由。但当知识创造价值时,知识的再创作也创造价值。这个时候就是“保护”知识产权的负外部性所在了。如果持有者当一个“版权流氓”,连别人拿它的专利去演绎、再发展的权利都不许,那这个社会就会失去很多发展得更好的机会。日本很多动漫从业者都起家于同人创作,有很多爱好者也是从同人创作中入圈,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日本所有的ip持有者都严打同人创作,乃至ttp将这方面的司法由亲告改为非亲告,会发生些什么。学术研究也是类似,后人经常需要引用前人的成果,所幸学术界早有一套完善的论文引用规范。这也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立法者都推荐任何一种知识产权都应该有一个有限的保护期限的原因,因为随着一项知识越来越老,这个知识无法带来更大的社会福利,而有必要号召大家一起更新这个知识的时间点,也会越来越近。而我觉得在文化产品方面,这个期限可以更短一些,保护可以更松一点,因为戏仿和非商同人对于文化的发展有很大的价值。话说回最开头,那些将别人的翻译作搬到自己网站上,还连翻译组署名都抹掉的人渣,我希望能将他们千刀万剐。

上一篇:长期处于抑郁压抑悲伤的情绪中会产生什么生理影响
下一篇:深圳产业机器人初具规模 细分市场将成新赛道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中国·江西省石城县矿山机械厂 赣ICP备12005930号
网站地图